成本压力巨大 新公司乱立破产-业界观察者谈日本动画业界现状

今年夏天新海诚监督的动画电影《天气之子》最终夺得了日本票房的年度冠军,并且成为了日本电影界代表成为去竞赛了奥斯卡国际电影赏,此外还入围了动画电影界的奥斯卡安妮奖的四个奖项。而另一方面日本动画界的中流砥柱京都动画7月遭遇了惨痛的纵火案,36位工作人员不幸过世,举世震动。帝国数据9月发布了一份“动画制作业界动向的调查”,这次数据企划的饭岛大介接受了采访回答了一些大家关注的问题。

破产与成立的动画公司史上最多

凉宫春日的忧郁

从我们公司持有了企业数据COSMOS2中可以了解,2018年动画制作收入合计2131亿7300万日元,是从2011年连续八年保持了增长,虽然有一段时间被称为动画经济的泡沫崩溃,但随着动画制作的数量增加,大热作品的诞生、IP授权业务阔刀,业界的收入得意回复。饭岛大介特别强调了,2006年《凉宫春日的忧郁》系列的成功,对于深夜档动画增加有了极其关键的作用,此前深夜档动画只有少量的预算成本,但《凉宫春日的忧郁》的成功让电视台看到深夜档动画的机会。

–现今,电视动画的主力还是通过制作委员会的方式通过各家公司来出资

电视台、录像公司、出版社、唱片公司、广告代理商、电影公司、玩具公司、原著版权、委托制作公司。制作委员会和制作公司是原包和接包的关系、当然作为原包会发包给制作费用低廉的公司,另一方面,想要接包的公司也接受低价单来制作,这也就导致了制作现场的疲劳。

作为成名已久的动画监督,庵野秀明先生就曾经发言,这样下去动画制作公司会不行的,虽然也有制作委员会增加预算提高单价的动向,但没有形成普遍共识这个问题是无法得以解决的。

–动画制作公司数量似乎在不断增加

虐杀器官

2019年7月时候我们统计的数量是256家制作公司,其中在2000年后成立的有154家,占据了六成,动画制作公司是一个非常容易独立成军的行业,但现在有种乱立的感觉。随着现在人工费的增加,要提高利润非常难,此前制作《虐杀器官》的manglobe在制作过程中宣布破产,最后到是电影延期上映并由Genostudio接手完成制作。

–这次调查中,破产动画公司数量也成了话题

高校舰队

2018年破产的动画制作公司有6家,停业解散的有5家合计有11家,这个数字也超过了2010年的8家成为了历史上最高的一年。比如有制作的《我,要成为双马尾》、《魔装学园H×H》和《高校舰队》的Production IMS、和制作《海天使的灯火》的drop。除了承包价下降,由于人才不足,人工费上涨、承包商支付成本也是越来越高,资金周转就陷入了僵局。

年收入100万日元的“有价值的剥削”

–关于制作现场的改革乳变成什么样的呢?

此前曾经制作《穿越时空的少女》等为人熟知的的日本电视台的子公司MADHOUSE,因员工每月393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并且未付加班工资而被员工告发,同样知名的STUDIO 4℃也发生劳资纠纷。

饭岛先生认为,动画制作方式的改革,是社会全体的课题,据调查,动画制作者的年收入为100万,总监督级别也就在600万日元。另一方面,动画业界因为喜欢动画而从事相关工作的人很多,不擅长交流的创作者也很多。因此,所谓的“价值剥削”(因爱发电的意思)在动画业界可谓横行于世。作为动画业界也持有危机感,致力于人才投资的大公司也开始出现,不过从现状来看还没有得到改善。

–你认为今后的动画业界会如何发展呢?

目前,动画制作本数量以每年超300作的水平发展,我个人认为这个状态会持续下去。另一方面,为了维持动画,只能用现在的方法来开展制作,这也是现实。但至少,要建立作为业界实现盈利的结构。

现在用电脑制作的动画已经成了趋势,随着技术的发展,说不定未来原画师和作画就变得不再需要那么多了,这点从中国的AI制作的动画上已经初见端倪。

–最近,中国动画制作公司有拉拢日本动画人才的迹象。

在少娱乐的中国(Jimmy我估计这位饭岛先生没来过中国,其实我们娱乐羡慕还真不少)动画片很受欢迎。因此,对于不断成长的中国动画需要日本动画的制作者的技术,日本国内也有中国资本参与的动画公司,人才流动今后只会增加。如果动画人才争夺变得活跃,对日本公司来说是一个危机,因为相比中国,日本的人力成本要高很多,未来中国动画能与日本动画品质比肩的时代或许会到来。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