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日本家里蹲高龄化严重 平均年龄34.4岁

日本 家里蹲 年龄 欢迎来到NHK

说实话很多人聊天都会觉得大家心里都有一颗家里蹲的心,社会压力大,不公平,遭遇歧视都会让大家有种留在家中“避难”的感觉。在日本新闻里,我们经常能看到什么在家不出门多少年的新闻,所以在日本家里蹲的问题很严重,根据“KHJ全国家里蹲家族会联合会”的调查,现在日本的家里蹲族群的平均年龄已经到了34.4岁了。题图是日本动画『欢迎来到N.H.K』就是一部讲述家里蹲的一部作品,也是我最早看过这种类型的作品,作品还挺深刻,大家可以去看看。

“家里蹲”的高龄化正发展为严重的问题。据支援团体“KHJ全国家里蹲家族会联合会”去年度的全国调查,“家里蹲”的平均年龄到达了34.4岁,与10年相比,高了4岁多。联合会的高知县支部,包括当事人在内的约有80个家族参加,能离开家去到外面的当事人仅有几人。长年来,与“家里蹲”儿子一同生活的母亲深深地忧虑“我要是死了这个孩子将怎么生活啊”。

县支部是2006年设立的“八色鸟之会”(高知市)。当事人自由生活的住处设置在同市内的一间房屋里,面向亲人的讲座也会定期召开。

日本 家里蹲 年龄 蔷薇少女

『蔷薇少女』的男主角樱田纯也是一位家里蹲

有着“家里蹲”经历的当事人2名男性为我们讲述他们的心境。

30多岁的A先生因中学时代被欺负,开始不去学校。虽然从函授教育制的高中历时9年毕业,但因有对人的恐惧,从看护专业学校退学。他说“虽然有通过职业训练,但时常要注意别人很是疲惫”,就蹲在家里了。

转机是母亲所发现的小新闻报道。大约10年前,首次参加了县的家里蹲支援集会。最初是2周1次,外出几小时,接着越来越长。在当事人的集会中也经历了失恋,他回顾“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消极的,但后来变得想要挑战各种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去到外面的契机很是重要”。

另一方面,20好几的B先生是因为就职地的长时间劳动,造成了他1年间的家里蹲。身心都崩坏了,现在还留有影响。即便这样还会出去打工,“现在的状态是半家里蹲。希望工作的单位更多样化”。

八色鸟之会的山本美香(73岁)说“20年、30年间家里蹲的人都没有减少,能出席大会仪式的当事人不到全体的1成”,多数场合都是感到不安的家族前来联络。

山本自身也是20年间和家里蹲的长男住在一起,6年前入会的。“遇到同样辛苦的人,知道了烦恼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

据全国联合会去年度的调查,家里蹲当事人所在的家族,平均年龄是64.5岁,到达了过去最高点,根据今后的情况可能会有需要看护的家族增多。并且,当事人的年龄整体的29.2%超过了40岁,40多岁的平均家里蹲了近20年。

今年3月,对于家里蹲的长期高龄化发表了声明问。拿着养老金的80岁父母,照看没有职业的家里蹲50岁孩子,讲述“8050问题”的实情把握,为了解决问题,住处的设置、家族会的存在、访问支援视为重要。

八色鸟之会接受相谈。坂本勋会长诉说“当事人在家族之中孤立,家族在社会之中孤立。希望向他们传递这样的信息“当事人不用过于责备自己,一起生活下去吧”。希望父母们也不要自顾烦恼着。家里蹲是不养育孩子、家庭的问题,而是社会整体的问题,希望大家知道”。

MONO

1 条评论 日本家里蹲高龄化严重 平均年龄34.4岁

留下你的足迹

我对普通人类的邮箱不感兴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