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监督哽咽追思高畑勋监督-吉卜力美术馆召开高畑勋监督追思会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5月15日在东京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召开了追思于4月5日因肺癌去世的动画导演高畑勋的“告别会”,动画导演宫崎骏和音乐家久石让还有吉卜力前制作人铃木敏夫等参加。本来是分别宫崎骏监督和久石让老师两篇的报道,因为都是追思高畑勋监督的我们就合并在一处。对于宫崎骏监督来说,高畑勋不仅仅是朋友和一起创业的同事,也是在提携过自己的前辈,可能除了高畑勋家人外,最悲伤的就是宫崎骏了。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久石让老师

音乐家久石让,在电影《风之谷》中与当时担任制片的高畑先生初次相遇,在遗作《辉夜姬物语》中也担任音乐。

久石讲述“当时,起用了没有任何名气的我。今日所有多亏了高畑先生”,追忆恩人。

“现在为世间传唱的(电影《天空之城》主题曲)《伴随着你》,宫崎先生、我、高畑先生三人缺一不可完成”。

“最后让我担任辉夜姬的音乐真的感谢。我为与之共事而骄傲”。

久石先生表明,自己在为工作、各种事烦恼的时候,都会想着“要是高畑先生的话,会怎么做”。

“在这种意味上,高畑先生…在我心中依然活着。对他说声真的辛苦了。离别难言。从心里为他祈福,再在何时何地相会吧”。

—————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吉卜力美术馆追思会的海报用的就是高畑勋监督『辉夜姬』的海报

伊始,宫崎导演致开幕词。回顾和高畑先生相遇的东映动画时代,声音哽咽“我深信阿朴会活到95岁”,追忆盟友。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高畑勋监督身前的作品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以下是其全文。

说起阿朴这一昵称,也有一些不确定的部分,他的早上实在慌乱,在东映动画开始工作的时候也是,每天都是急急忙忙赶到。打卡过后大口大口地嚼买来的面包,直接从自来水龙头喝水。大口大口地(日语拟声词,和朴同音),传言阿朴就是这样来的。

虽然不是追悼文的形式,但请让我读下所写。

我深信阿朴会活到95岁。

阿朴去世了。自己也觉得时日无多了。

9年前,我们的主治医生打来电话。“是朋友的话就让高畑导演戒烟”。认真的恐怖的声音。

迫于主治医生的威势,我和铃木先生与阿朴隔桌相对。正姿说话,那还是第一次。

我:“阿朴请你戒烟”。铃木:“为了工作请戒烟”。

本以为辩解和反驳会如怒涛一般涌出,“谢谢。我戒”,阿朴斩钉截铁地说低下了头。于是真的,阿朴戒了烟。

我故意朝着阿朴的身旁抽烟而去。“气味很好。不过,完全不想抽”阿朴说。他的本事很高。果然他是要活到95岁的人,我真的是这样想。

1963年,阿朴27岁,我22岁的时候,我们初次见面。第一次交谈的那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在黄昏时的公交车站,我在等着前往练马的公车。雨过之后还残有水洼的道路上,一个青年靠近而来。

“去往濑川拓男先生那呢”

稳重、敏慧的青年的面容来到我的眼前。那就是高畑勋,和阿朴相遇的瞬间。

55年前的事情,却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阿朴的面容,现在也时常回想起来。

濑川拓男是人偶剧团“太郎座”的主办人,当时交给我在职场上演讲的任务。

下一次和阿朴相遇是在推选出东映动画劳动组合的负责人的时候。阿朴被选为副委员长,我是书记长。紧张又辛苦的日子开始了。

即便如此也在组合事务所的装配小屋里住了下来,我和阿朴聊得起劲直到天明。聊各种事情。其中也有关于作品。我们不满足于工作。想要做朝向更远、更深,更值得骄傲的工作。做什么好呢。如何做。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抱歉…

阿朴的教养很好。我能与此难得之人相遇十分开心。那个时候,我是大冢康生先生班里的新人。与大冢先生相遇是和与阿朴相遇同等的幸运。教会我动画趣味的是大冢先生。某一天,大冢先生给我看了没见过的文件。悄悄地。

有点对不起…

那是“大冢康生就担任长篇电影的作画监督一事,演出必须是高畑勋”给公司的申请书。当时,在东映动画不称“导演”称为“演出”。

阿朴和大冢老师组合。让我有种光照般的激动感涌现。

于是那一天来了。长篇漫画第10作(《太阳王子 霍尔斯的大冒险》)决定大冢・高畑的组合。某一晚,被叫到大冢先生的家里。离公司很近的租房的一室,阿朴也来了。

大冢先生在矮饭桌上做好。阿朴和在组合事务所一样,立马躺在榻榻米上。我也躺在了。

(大冢先生的)夫人端来茶水的时候,我惊慌地起来,但阿朴就保持那样点头道“谢谢”。

在女性员工之间阿朴的人气,其中之一就源于这种无规矩的做法,但据其本人说,好像是股关节错位没有力气。

大冢先生说:“这种长篇电影的机会是不怎么有的。可以预想到困难很多,制作时间延期,各种问题,但拿出觉悟来干吧”。

与其说那是“统一意志”,不如说像是“叛乱”宣言一般的秘密会谈。固然我没有异议。

不管怎么说我还没做过原画,不过是个新人动画师。

我想大冢先生和阿朴是十分清楚事情的重要性的。虽然态势良好地突进但长篇第10作的制作进展不顺。员工在新的方向上笨手笨脚。工作一推再推,成为了卷入公司整体的事件。

阿朴的韧性超强。即便被公司的人哭着纠缠被威胁,大冢先生也站稳住脚。

我在夏日没有空调的休息日出勤,在巨大的纸张上画下背景原图。即便公司和组合的协定中休息日是不允许出勤的,但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不打卡就好。我在这部作品中学会了工作。

看完试写的时候,我无法动弹。不是感动而是被惊愕压得动不了。我知道在公司的压力下,迷失的森林的场景陷入了能削不能削的骚乱之中。阿朴的韧性很强和公司方交涉,终于从镜头数到每个镜头的作画数,甚至到必要制作天数,都不得不约束起来。

当然约束下来了,那时候阿朴写了悔过书。究竟阿朴写了多少张悔过书。我也因为手上各种工作缠身,无暇顾及。大冢先生也忍受着公司方的威胁、哭诉,拼命处理面前堆如山的镜头。

试写上我第一次看到迷失的森林的女主、hiruda的画面。作画是大前辈森康二先生。多么压倒性的表现力。多么强大的画。多么…温柔…我第一次知晓这是阿朴想要表现的东西。

高畑勋 宫崎骏 久石让 吉卜力

阿朴完成了工作。森康二也完成了过去未有过的工作。大冢先生和我是支持着这个。

《太阳的王子》公开以来30多年的西历2000年,在阿朴的提议下举办了《太阳的王子》相关者的聚会。

当时公司的责任人、重要职位者、夹在公司和现场之间受气的中间管理人、制作作画员工、背景描摹上色的女性们、技术家、摄影、录音、编辑,各路员工集聚一堂,熟悉的面孔交错。人们说“那个时候真是有趣啊”。“太阳的王子”上映的票房并不好,但已经没有人在意那种事了。

阿朴。我们拼尽全力,在那个时代生存。阿朴那不屈服的姿态,是我们的财富。

谢谢你,阿朴。55年前…在那个雨后的公交车站向我搭话的阿朴,我不会忘记。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3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泪目( Ĭ ^ Ĭ )
    在某个微信公众号上也看到类似的报道,不过对于宫崎骏发言的翻译感觉要比这好,这翻译的怪怪的,太日式了。

  2. R.I.P

  3. 大师时代过去了,最近几年大师一个一个逝去,但是看不到接班人啊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